《反垄断法》修正草案送审 新增数据算法约束条款-反垄断法_新浪
更新时间:2021-11-06 22:11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反垄断法》修正草案送审 新增数据算法约束条款|反垄断法_新浪财经_新浪网

原标题:《反垄断法》修正草案送审 新增数据算法约束条款

本报记者 裴昱 北京报道

在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大背景下,素来在法学领域有“经济宪法”之称的《反垄断法》,在施行13年后迎来首次修订。10月19日在北京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修正草案)》(以下简称《修正草案》)送交审议。

在《修正草案》中,“加强反垄断执法”“建立健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等基础性、制度性的内容都被增加其中。同时,“鼓励创新”也被纳入《修正草案》当中。《反垄断法》正在用立法、修法的方式回应当前社会关切,促进社会现代化、法治化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修正草案》专门增加了针对平台经济和互联网方面的基础性内容,对于互联网平台企业在滥用数据、算法、技术以及资本优势、平台规则排除竞争、限制竞争的问题,设置了专门条款。就互联网平台的规范化健康发展,立法者用意十分明显。

13年后修订

“反垄断执法的加强,不用想,也是趋势,只会越来越得到强化,同时执法也会越来越专业与科学。”一位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合规部门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他们现在非常关注法律法规的动态,目前,正在会同业务部门以及外部法律咨询机构,一起研究《修正草案》的相关内容。

2007年8月,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反垄断法》,这部法律于2008年8月1日起实施。如果从这个时间点计算,到2021年,现行《反垄断法》已经颁布实施13年有余,这期间,社会各界多有《反垄断法》应该予以修正调整以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变化的呼声。

记者了解到,《反垄断法》修订工作,系于2018年被纳入到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的工作计划中,并于2020年1月形成了“修订草案”。与此同时,作为机构改革后,承担反垄断职能的中央部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制定了多项行政规章,以及包括《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等6部工作指南。此后,2021年10月19日,hg0088注册登入,相关修订内容,以《修正草案》的方式,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局长张工,受国务院委托,向此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进行《修正草案》的说明。张工表示,《反垄断法》在实施过程中显现出相关制度规定较为原则、对部分垄断行为处罚力度不够、执法体制需要进一步健全等问题。

2021年10月16日,《求是》杂志发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的署名文章《扎实推进共同富裕》。在这篇文章中,习近平明确指出,“对敏感领域准入划出负面清单,加强反垄断监管”。

基础性制度

在法学领域,《反垄断法》素来有“经济宪法”之称,之所以获得这一称谓,盖因《反垄断法》对于竞争的基础性制度以立法的形式进行构建。因此,《反垄断法》的修订与调整中,基础性制度的建立与完善,都是重点所在。

多位从事反垄断工作的法律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修正草案》在基础性、制度性构建主要集中在两大方面,一方面是公平审查制度的建立,另一方面是反垄断执法工作的加强。除此之外,将鼓励创新也写入《修正草案》,他们都一致认为,这体现了国家的大政方针所在。

《修正草案》第五条为新增内容:国家建立健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行政机关和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在制定涉及市场主体经济活动的规定时,应当进行公平竞争审查。

“在此之前,涉市场主体的公平竞争审查内容,在相关国务院和部委的文件中也有规定,本次上升到《反垄断法》的层面,对于政策出台的维护公平竞争环境属性,有了更高的法律地位,尤其对于行政性垄断,有防止作用。”前述资深法律人士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修正草案》送交人大审议前,海南自由贸易港已经通过地方立法的方式,规定所有涉市场主体的政策等出台前,须进行公平竞争审查。除此之外,《修正草案》的第十条也是新增内容:国家健全完善反垄断规则制度,充实反垄断监管力量,加强反垄断执法,维护公平竞争秩序。

反垄断执法力量确实在加强的过程中。近期,承担反垄断职能的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属的反垄断司,正在招聘人员,以扩充执法队伍的人手。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此次招聘人员计划为18人,占市场监管总局招聘人员总数的一半还多。

平台专门条款

前述互联网平台公司合规部门人士告诉记者,他们除关心反垄断执法能力的强化之外,更关心的是此次《反垄断法》的《修正草案》,专门增加了对互联网企业和平台经济领域的内容。“这种针对性强的条款,我们肯定会很关注。”

记者注意到,《修正草案》第十条的新增内容,在明确强化反垄断执法之后,明确提出,经营者不得滥用数据和算法、技术、资本优势以及平台规则等排除、限制竞争。上述合规部门人士表示,他们尤其关注这一内容与加强反垄断执法方在“同一个第十条内”。

同时,《修正草案》第二十二条在开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情形中,除了原法律中的七种情形外,还新增了内容: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利用数据和算法、技术以及平台规则等设置障碍,对其他经营者进行不合理性限制的,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这可能是我们日后合规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要和新的法律法规相比对,看具体业务的开展是否触及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法律红线。”前述互联网平台企业合规部门人士告诉记者。而近期以来,国家反垄断监管、执法部门,相继对多家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垄断行为开出反垄断罚单。

“可以预期,互联网领域的执法在未来仍将是重中之重。”前述资深反垄断法律人士告诉记者。

而张工在进行修法说明介绍修改宗旨时也表示,此次《反垄断法》的修改,坚持规范与发展并重,针对《反垄断法》实施过程中存在的突出问题,进一步完善反垄断相关制度,加大对垄断行为的处罚力度,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提供更加明确的法律依据和更加有力的制度保障。

相关的主题文章: